当前页面: 首页>> 时评杂谈 >>古诗《乌啄疮驴歌》:秦岭别墅无人认领。

古诗《乌啄疮驴歌》:秦岭别墅无人认领。

/ / 访问次数:107次

古诗《乌啄疮驴歌》:秦岭别墅无人认领。

00000.png

乌啄疮驴歌

作者:王禹偁


商山老乌何惨酷,喙长于钉利于镞。

拾虫啄卵从尔为,安得残吾负疮畜。

我从去岁谪商於,行李惟存一蹇驴。

来登秦岭又巉岭,为我驮背百卷书。

穿皮露脊痕连腹,半年治疗将平复。

老乌昨日忽下来,啄破旧疮取新肉。

驴号仆叫乌已飞,劘嘴整毛坐吾屋。

我驴我仆奈尔何,悔不挟弹更张罗。

赖是商山多鸷鸟,便问邻家借秋鹞。

铁尔拳兮钩尔爪,折乌颈兮食乌脑。

岂唯取尔饥肠饱,亦与疮驴复雠了。

0000.png


真是够了!


古有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,今有:一边是权贵以及特权阶级、奸商,利用利益和权力,胡乱挥霍、浪费资源,一边是高房价压得人民不敢消费,拼命求生存,看看你们还能搞几轮?




上一篇>>新华社发布的市场直播文章称:银行股和两桶油的救市无效

下一篇>>小额网贷,100%是坑你没商量。


可能下面的内容我们比较有兴趣>>>>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
发表评论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