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《乌啄疮驴歌》:秦岭别墅无人认领。

| | 评论/访问:0/243

古诗《乌啄疮驴歌》:秦岭别墅无人认领。

00000.png

乌啄疮驴歌作者:王禹偁商山老乌何惨酷,喙长于钉利于镞。拾虫啄卵从尔为,安得残吾负疮畜。我从去岁谪商於,行李惟存一蹇驴。来登秦岭又巉岭,为我驮背百卷书。穿皮露脊痕连腹,半年治疗将平复。老乌昨日忽下来,啄破旧疮取新肉。驴号仆叫乌已飞,劘嘴整毛坐吾屋。我驴我仆奈尔何,悔不挟弹更张罗。赖是商山多鸷鸟,便问邻家借秋鹞。铁尔拳兮钩尔爪,折乌颈兮食乌脑。岂唯取尔饥肠饱,亦与疮驴复雠了。真是够了!古有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,今有:一边是权贵以及特权阶级、奸商,利用利益和权力


‹‹ 1 ››


友情链接
  • 旧设备进口报关|报关公司|子南旧设备报关|旧设备进口手续|旧镗床进口手续|旧CNC进口报关|深圳进口报关|旧设备进口物流|欧洲旧设备进口|旧生线产进口报关